班主任

誰來解救尷尬處境的后進生

發布:班主任 | 分類:后進生轉化

  誰來解救尷尬處境的后進生

  后進生是許多老師非常頭疼的對象,在班級里,這樣的學生十之八九都會成為嘲笑的對象,無奈,稍微有點自尊心的孩子,要么裝傻,每天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老師不要找自己的麻煩,要么努力學習,就算上課云里來霧里去,只要老師看在眼里,也不會說自己怎么樣不行,當然了,也有極個別孩子,他們沖著無聊,只能破罐子破摔,一旦這種情況出現,任憑老師你是神仙,恐怕都很難改變了。

  后進生到底是什么原因產生的呢?佐藤學先生在《課程與教師》中提出,只要“傳遞中心課程”存在,班級就會擁有一部分后進生,為什么呢,人的記憶存在差異,而“傳遞中心課程”說到底就是教師根據國家的教育方針以及規定的內容組織教學,然后根據這些內容形成的課程進行考試,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內容,不注意孩子的可接受性,這一切都是后進生產生的原因。

  我們的老師常常會因為后進生的存在而憂心忡忡,似乎只要考試存在,只要課程內容存在,后進生會如雨后春筍不斷涌現。老師們為了消除這種差異,只能加班加點的搞什么過關制,也就是對于國家規定的內容進行逐一過關,這下好了,無限的時間在補差中花費,這就是許多孩子覺得學習負擔嚴重的根本原因。許多孩子在無休止地補習中會愈來愈覺得信心不足,他們甚至在做夢的時候都會覺得害怕,多么希望擁有一個神奇的大腦,自己可以如電腦一樣快速的記憶,不至于學得如此痛苦。

  可以說,每個人老師在很短的時間內都會立馬明白所教班級存在哪些后進生,當然了,并不是所有后進生都能夠進步,許多孩子無疑就是典型的滯后生,他們自己沒有學習的信心,老師也沒辦法幫助其改變困境,非常痛苦地在教室里度過一天又一天,簡直就是個奇跡。

  后進生是因為“傳遞中心課程”的存在而產生的,每個老師心知肚明這樣的癥結,可是上級壓迫式的教學規劃逼著許多老師過分地趕進度,炒夾生飯,這下好了,許多孩子的學習任務愈積愈多,直到實在沒辦法消化了,只能安心成為滯后生,在教室里消磨美好時光了。

  “傳遞中心課程”的灌輸思想往往決定了課堂的主宰者是老師,學生只是被灌輸得對象,這樣的狀況往往能產生學習的差異性,盡管許多老師妄圖用補差過關的方式來消滅這種差異性,但是課程內容以及教學進度決定了自己的無能為力,否則,只能無限制占用孩子的課余時間,這對于課程種類愈來愈多、難度愈來愈大的教育現實是不利的,本來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培養孩子終身學習的習慣,可事實上恰好相反,許多孩子高中或者大學畢業,對于繼續學習常常是非常痛恨,除非找不到工作,只能用考研究生來茍延殘喘,這是一個成熟的社會所不愿意看到的。我覺得一個國家想要有希望,那么培養出來的人才應該是學以致用,邊學邊用,如此,學出來的知識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

  由于長期接受灌輸式的教育方式(俗稱填鴨式教學),老師們在跌打滾爬中不由自主地建立起自己的學科認知體系,他們腦子里不會關注學生的學情,往往圍繞著自我的課程理解來組織教學,常常出現這樣的怪現象,那就是新老教材之間發生打架事件,許多老師不善于研究教材,這在中途參與到新教材教學中的老師特別明顯,往往會不由自主地把一個知識點挖掘特別深,知識體系也在瞬間變得非常全面,這無疑增加了教材的難度,許多孩子在本來就接受困難的基礎上自然是雪上加霜。

  有許多孩子學習非常勤奮,但是又特別痛苦,為啥呢,自己辛辛苦苦地預習,可老師講的內容遠遠超過了教材本身,這下好了,在老師眼里,無論是小學還是初中,許多東西都是重復的,在孩子眼里,優等生會覺得學習特別無聊,畢竟許多東西從小學一直講到高中,喋喋不休,簡直要反胃,對于后進生而言,每次的講解都是云里霧里,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夾生飯,自然沒辦法對課程本身發生好感。

  后進生的學習往往與家庭環境有關系,我們的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孩子的學習生活環境隨時都在發生變化,一旦家庭發生變故,孩子就可能產生不安全感,這對于課堂接受知識無疑是有害的。孩子情緒低落,課程難度因為老師的貪多求深而變幻莫測,一個個后進生自然也就產生了。

  實際上,如果一個優秀的老師面對新的教材,他不會跟著經驗走,會主動研究教材,了解一個個知識點在不同時期的側重點,這樣的研究無疑能夠減輕知識學習的難度,有利于孩子循序漸進地學習。記得聽一堂數學研討課,教研員在評課的時候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執教者沒有認真研究教材的弊端,概率在初中幾乎每個年級都有,老師沒有認真研究新教材,還是用老教材的方法來講,自然講得面面俱到,但是學生學出來的東西自然暈暈乎乎,試想想,新教材的內容只要七堂課就能夠完成,舊教材的內容需要十二堂課才能結束,老師不研究教材,用十二堂課的老教材內容來詮釋七堂課新教材的內容,這人為在增加學生知識學習的難度。

  事實上,許多教學之所以讓學生困惑,絕大多數與老師用經驗代替課程內容研究有關,許多老教師自以為知識淵博,不愿意鉆研教材,結果搞得孩子學出來的東西不倫不類,自然吃了許多苦,效果未必好到哪里去。

  佐藤學先生在《課程與教師》中提出了“對話中心課程”,也就是說,教師要與學生、教材進行平等對話,在對話中生成更多的智慧,在這樣的課程學習中,學生不再是被學習者,而是學習的主動參與者以及新知識產生的創造者,在這個意義上說,學生與老師應該是平等的,什么叫做教學相長,平等的對話顯得特別重要。

  在平等對話中,我們老師會認真鉆研教材,不會把后面的知識搬到前面來講,更不會故意加大知識學習的難度,他們會與學生一起,挖掘教材中的閃光點,培養自己的成功感,這對于知識的進一步探究才是最最有利的。

  蘇霍姆林斯基認為兒童在學習過程中存在差異是因為閱讀水平造成的,其實,這一點上與佐藤學的后進生產生是不矛盾的,原因很簡單,閱讀水平可以說是所有學科學習的基礎,無論哪一門學科,他們的學習都與閱讀水平有關系,畢竟學科內容的傳遞是靠語言符號來進行的,只不過蘇霍姆林斯基先生找到了后進生存在的具體表現之一,佐藤學恰恰從本質上進行了分析,這就要求我們的執教者在閱讀解構上要做足文章,不能當甩手掌柜,說實在話,教師的最最基本的技能,那就是語言表達能力需要不斷地錘煉,無論你是從事哪門學科,語言表達都顯得尤為重要,為什么不同的老師教同樣的學生會存在差異,不僅是課程的問題,還有老師自身素質的原因。

  課堂如果成為師生平等對話的天堂,我覺得這是消滅后進生的關鍵,這就需要老師認真鉆研教材,時刻把握學生學習動態,注重知識學習問題的設置,講究自身語言簡潔明了科學的表達,做到真正意義上重點突出,難點把握到位,構建師生平等和諧學習氛圍,不會因為教學進度放棄學生的學習實情,從而做到面向全體學生,建立學習共同體,讓孩子在互幫互助中自由提升自我的學習能力,也就是說,后進生不存在才是拯救后進生的關鍵。

  其他所謂的分層次教學、查漏補缺,這一切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作為老師,在課堂上應該根據學生實際主動調整課堂內容,真正抓好課堂的每一分鐘,這比課后花費無數時間來補習不知要強上多少倍!

  愿更多的后進生從尷尬困境中突圍!

你還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看過本文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文章:
www色午夜com日本